我和中国联通的故事以及夜间宽带偶尔断网处理方案

0
322

一直考虑在考虑网站要不要在分类目录中添加一个“笔记”或者“日常生活”的目录,因为生活中琐事也很多,有些记录起来对工作与生活还是有所帮助的,不过考虑一下,至少分享此篇颇有一些隐晦的小故事,也算是电脑故障有关且对北京的网友有关,索性就记录一下也放在这个目录中吧。

算不上写回忆录,但有些小事个人觉得还是有点意思,还是回忆一下吧。

大约在07-08年之间,那年我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电脑,发小有台电脑且有宽带,但那个时候还是电话线上网,可能由于距离原因,也可能是因为设备原因,发小的电脑挂着QQ都时常掉线,后来我打了联通的客服电话,维修人员H来检测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,我说这东西怎么用十分钟就掉线,我当时因为口气不太好,还觉得有些对该维修人员苛刻了一些,当然是他没有解决问题,后来他也就走了,因为天气逐渐变暖也就没有了这个问题,不过后来到了夏天发小的“猫”一发热就不能上网,还需要拔掉电源放一会才行,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伏笔,我对联通的印象并不是很好,也明白他根本不懂什么技术。

09年情人节(日子较为特殊,很难忘记),与两位发小一起去中关村搞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,半个月之后也开始装了宽带,装宽带的人员还是上面的H,不过装完他就走了。

12年因为某些原因我另外一个地方需要安装宽带,去了附近的营业厅说要找本地的装宽带人员H,要了解该场所的电线杆上有没有终端,后来找到装宽带人员H,由于时间过于久远只记得当时他要判断我成商业户宽带(当时差不多一个月缴费3000),我寻思我附近一条街没有一个给算成商户,凭什么给我算成商户?

12年这个过程中找各种熟人托H给我装个普通的算了,他不鸟我,说电线杆没有富余出来终端,我也考虑过送礼或者找他聊聊,可能由于自己处理问题的原因或者说自己托的人都仅限于“熟人”,自己不够“社会”,他还是各种推脱,没有网络我搞什么电脑???自己很生气,当时还想去他家里给他送点礼(因为听说这人很吃这一套),不过后来不了了之。

可能因为当时每天都在烦恼这件事,嘴上也长期挂着“我要打他”又“投诉”的原因,有天给装宽带人员H打了一个电话,我很流氓的说:“你在哪呢,咱两聊聊?”这个时候他应该听出了我的口气不对,跟我讲:“我现在很忙,不是我不给你装宽带,而是上面查的严。”后来他给我一个电话,让我联系他的领导,大家都是推脱,最后联系了领导的领导的领导T经理。T经理说话很客气,说个题外话,一个人的成就肯定与这个人涵养和气场有着很大的关系,我描述了一些原因,最后T经理决定跟营业厅也就是下属单位商量一下,一天后给我打了电话,告之我办理宽带的礼品就不要领了。我一听这话很激动,马上在沟通的过程中感谢他。

后来我去办理宽带的同时礼品也领了,因为业务员根本不知道这事,其实就是个十多块钱的破锅,同一年中我收到T经理的新年祝福短信,虽然知道对方也是群发,但我现在想起来依然愿他在工作中平步青云,生活上健康,没有烦恼。

打了那么多字上面确实得算是回忆了,大约半个月以前家里8点以后WIFI总是不能上网,邻居问过我这个问题(我们用一条网线),后来找了上面的维修人员H,到家里量了光值,告诉我是正常的,我也知道是正常的,晚上不能上网我去找谁?他给了我一个解决方案,2018年5月17日北京联通提速了,让我换成千兆光猫(巧合的是我在此之前正好不小心看到该公告,只是因为没时间去营业厅才没管它),嗯,然后他就又走了,我知道他车上肯定有千兆光猫,可他又开始推脱让我非要去营业厅,实话讲,几个光猫他给换上还是在他能力范围内的。

夜间频繁断网之后(白天很正常),我让我的父亲去营业厅(他身份证办里的),前两天就去了营业厅,父亲告诉我更换千兆光猫是要钱的,于是开启了撕逼过程,我让营业厅工作人员接电话,反正最好就是让我掏钱,我想着即使投诉也不是几分钟就能解决问题的,也就让我父亲回家了。

第一步,我打了10010,联系人工,本来想联系联通投诉部门,但是从语音选择中越来越麻烦。我选择了宽带故障与客服对话时让对方直接转到投诉那边,可她非要说让我描述一下,然后她转告,我无奈就开始描述,搞笑的是她一听我说,感觉自己处理不了,就跟我讲转到投诉那块。接听后又向这个工作人员描述情况,2018年我续费的100MB带宽,官网提示宽带提速,但是我不能使用,涉嫌虚假宣传,最后告知我还是要缴费,这是制度,我跟他讲我不是针对他,我要向工信部投诉ISP运营商,后来客气了一下就挂了电话。

第二步,搜索引擎一下“工信部投诉”进去之后填单,如实描写就可以了。

如果打算向工信部投诉,一定要先给宽带运营商打电话,因为我们在工信部投诉的时候填写的是申诉单。

大约过了5个小时,有联通专门负责投诉的人员给我打电话,我一口咬定这个钱不是该我花的,而官网的页面就是欺骗消费者,后来他说给我反馈一下,然后过了半天,装宽带的人员H主动连系我给我更换千兆光猫,中间有该营业厅其他人员联系我,具体就记不清了,昨天给我更换型号为wo-36旧的千兆光猫(只有LAN1是千兆),至于装宽带的人员H又客套了几句,我该争取的东西得到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且饶人,这个人可以算是一个“真小人”,想起来有种无以言表的气。

 

您要留点评论?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输入您的用户名: